<noscript id="6qo44"><center id="6qo44"></center></noscript>
<dd id="6qo44"></dd>
<menu id="6qo44"><strong id="6qo44"></strong></menu>
  • <optgroup id="6qo44"><strong id="6qo44"></strong></optgroup>
    <xmp id="6qo44"><menu id="6qo44"></menu>
  • <menu id="6qo44"><code id="6qo44"></code></menu>

    簡報第67期:百年路上黃金人(三)

    來源: 發布時間:2021-10-26 瀏覽次數:74

    榮譽加身背后,是他在生命“臨界區”的默默堅守。46歲的宋青林現在是西藏華泰龍礦業開發有限公司選礦二廠碎礦車間主任。他身軀不算魁梧,平時話不多。這樣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人,卻是2014年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

    2014年,宋青林是華泰龍公司生產技術部井下采礦場現場安全管理組組長。在獲得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后他說:“我是5300黨支部的一名普通黨員,也說不出什么高深的道理,我能想到做到的,就是堅守。”這句質樸的話語,是他忠于職守的真實寫照。

    1975年出生的宋青林,原為井下鑿巖爆破工,2009年響應中國黃金集團的號召,來到青藏高原支援西藏華泰龍公司甲瑪項目建設。他先守了一年的炸藥庫,后來調到生產技術部負責采礦現場管理,在海拔4500多米以上的礦山采場一干就是4年。

    西藏華泰龍公司礦山采礦場的海拔在4500米以上,最高海拔達5300多米。這里“山上不長草、氧氣吃不飽、終年雪不斷、四季穿棉襖”,氣候條件極為惡劣,空氣含氧量僅為平原地區的40%~60%,被視為生命“臨界區”。然而,面對這樣的工作環境,宋青林卻說:“我過去干的就是最艱苦的井下鑿巖爆破工,這些困難我能克服。”在4年時間里,宋青林和他的3個伙伴一年到頭都吃住在海拔4500多米的采礦場中一間簡易的板房值班室里,每天奔波在海拔4500米~5000多米的采場,按照生產作業計劃組織放炮采礦、安排出礦地點、督促生產進度、協調運礦車輛、填報生產報表。他在山上待得最長的一次,3個月都沒有下山。4年下來,他負責的礦山采礦現場管理組已經累計供礦超過800萬噸,平均每天達到了7000噸。

    2009年春天,宋青林剛剛進藏時,頭疼得十分厲害,整晚都無法入睡。面對痛苦不堪的折磨,宋青林給自己定下一個期限,要是忍受一個月還適應不了,就返回內地去。一個月過去了,他以堅強的毅力,強忍著高寒缺氧帶來的頭痛、失眠等各種痛苦堅持下來,而這一堅持就是5年。

    礦山采場現場管理組駐地位于海拔4500米牛馬塘的山坡上,高高的山崖、簡易的板房,沒有網絡也不能洗澡。宋青林和他的伙伴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每天往返于礦山采場和生活駐地,每天過著這種“兩點一線”式的平淡、枯燥的生活。高原作業環境差、勞動強度大,一天干下來,身子骨都累得像散了架似的,很多人承受不了,選擇了退卻。有時極度苦悶的他,就會給家里人打電話,訴說心中的不快。

    每當這時,老礦工出身的父親就會勸慰宋青林:“一定要堅持住,不能怕吃苦,當年老一代礦山人工作時,根本沒有什么機械化,采礦全憑一雙手。”宋青林從父親的話語里,理解了中國黃金人的含義,便慢慢地不再說苦、說累。憑著不服輸的性格,他下定決心,一定要在高原干出個樣來。終于,他憑借自己的實干精神成為采礦一線的生產骨干。公司實行集中休假制,宋青林每年有119天的假期,因為工作緊張,他每年都要奉獻出60余天的假期。

    “大家”與“小家”之間的抉擇。休不了假倒沒什么,讓宋青林最遺憾的是,不能在年邁的父母面前盡孝,不能好好地陪陪妻子和兒子。作為兒子,宋青林感到愧對年邁的父母。作為丈夫,宋青林長年堅守在雪域高原,不僅讓妻子承受兩地分居的痛苦,還把照顧父母和兒子的責任丟給了妻子。善良勤勞的妻子知道他的不容易,便默默地挑起了家庭重擔。

    對待家庭,最讓宋青林感到愧疚的人是兒子。2013年,宋青林答應兒子,休假時帶兒子去北京旅游。然而,到了該休假的時候,宋青林卻因工作無法回家,只能在電話中給孩子解釋。

    可是,15歲的孩子根本無法理解父親的苦衷,沖著電話大喊:“你騙我!”然后,“啪”的一聲掛掉了電話。電話這頭的宋青林,感到一種撕心的痛,感到愧對自己的孩子,拿著電話半天沒有說出一句話。還有一次,兒子在課堂上被老師批評了,扭過頭就跟老師玩起了失蹤。無奈之下,老師給宋青林打電話告知了情況。遠在西藏的宋青林焦急萬分卻無計可施,只有一邊讓妻子到處尋找兒子,一邊苦苦地等待消息。妻子找了一下午,總算找到了兒子。宋青林沒有責怪孩子,只默默地在電話里跟妻子叨咕了一句:“我對不住孩子。”說完,就哽咽了。寒來暑往、冬去春回,在“大家”與“小家”的抉擇中,宋青林毅然決然地選擇了前者。也正是如此,他得到了更多人的尊敬,獲得了西藏華泰龍公司、中國黃金集團公司,以及市、省,直至國家級的榮譽。

    在榮譽面前,宋青林依然那樣樸實。2014年4月29日晚,剛剛從北京參加全國勞模表彰大會載譽歸來的他,站在西藏歌舞團蒞臨華泰龍公司慶五一“歡樂送企業”慰問演出的舞臺上,一個勁兒地感謝公司領導的關懷培養和工友的支持:“獲得五一勞動獎章,不僅是我個人的光榮,也是華泰龍公司和中國黃金集團的榮譽。”談到今后的打算,宋青林說:“沒啥好說的,就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干好工作,只要身體允許,我一定還要繼續堅守下去。”  

    飞五棋牌